<output id="saesz"><dd id="saesz"></dd></output>

    <code id="saesz"></code>

      <dfn id="saesz"><wbr id="saesz"></wbr></dfn><th id="saesz"><video id="saesz"></video></th>

        <strike id="saesz"></strike>
        1.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廣東擬允許教師“罰站罰跑” 省教育廳:條款將細化

          來源: 新京報 | 作者: | 時間: 2019-09-27 | 責編: 徐虹

          教師如何管教學生,罰站罰跑到底算不算體罰?9月24日,廣東省人大常委會首次審議的《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明確,對學生一些違規行為,教師可以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

          雖然草案剛剛提交初審,但備受關注的教師懲戒權問題在網上引發熱議。一些網友對教育懲戒權具體細化持支持態度的同時,也提出“罰站罰跑”要有標準,否則將有可能成為變相體罰。

          對此,廣東省教育廳政策法規處工作人員表示,目前《草案》還在審議階段,將來還要進行二審和三審,在此過程中可能還將有修改和討論,讓其更加合理并被社會大眾接受。

          教師可采取“罰站罰跑”等教育措施

          今年4月,廣東省公布的《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提出,學校和教師可依法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并可采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但教師具體該如何行使懲戒權并沒有作出具體規定。

          相關專家曾表示,要落實教師的管教權,最關鍵是要將懲戒規則細化,否則將無法執行。一是老師可能會不愿意管,擔心教育懲戒被解讀成體罰或者變相體罰;二是老師懲戒的時候,不知道懲戒的尺度如何把握。

          今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明確提出教師懲戒權問題,并要求制定實施細則。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對意見進行解讀時表示,要抓緊修訂《教師法》,從法律上明晰教育懲戒權的行使,保障教師有效行使懲戒權。

          針對社會各界的反饋意見,此次提交初審的《草案》正是對教師懲戒權的相關規定進行了修改細化。

          《草案》提出,對中小學生在上課時違反學校安全管理規定尚未達到違紀處分的行為,教師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措施。

          中小學校學生在上課時有用硬物投擲他人、推搡、爭搶、喧鬧、強迫傳抄作業等違反學校安全管理規定行為,尚未達到給予紀律處分情節的,任課教師應當給予批評,并可以采取責令站立、慢跑等與其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的教育措施。

          同時,《草案》明確規定,不得對學生實施體罰、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為。

          網友認為“罰站罰跑”要有具體標準

          此前,在《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發布后,關于教師懲戒權問題就曾引發關注,此次提交初審的細化草案也再次在網上引起熱議。

          一些網友表示,支持教師對學生進行適當的懲戒,也有一些網友認為罰站罰跑要有標準,需要明確實施細則和適用范圍。比如,罰站的時間和罰跑的距離,“罰的少了,學生可能不會在意,罰的多了,將有可能成為變相體罰。”另外,還要考慮學生的身體條件,如果不考慮學生的差異性,就可能傷害到學生。

          “廣東省教師懲戒權細則的制定是一個好的開始”,遼寧鐵嶺市一所公立學校的高中班主任陳老師說,有時候老師懲戒學生容易引發“校鬧”,以致出現老師“不敢管”的現象。

          他介紹,他們班上一位物理老師就曾遇到過這種問題。有一次晚自習,有兩名學生不學習并大聲講話,老師就對他們進行罰站,“大概10多分鐘”。沒想到,孩子家長當天晚上就找到學校和老師。此后,這位物理老師管教學生時就會心存顧慮。

          陳老師認為,廣東這項條例可以讓老師依規采取適當的方式對學生進行懲戒,解決“不敢管”的問題。“老師怕擔責不敢管,學生變得無拘無束,這樣也是害了孩子”。

          另外,陳老師也認為,“罰站罰跑”也要有具體的標準,并根據不同學生的身體素質進行懲戒,比如有的學生體弱并不適合罰站罰跑,又比如,不適合在烈日下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

          教育懲戒權細則還將修改細化

          對此,廣東省教育廳政策法規處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草案》還在審議階段,關于教師懲戒權的細則最終以什么內容呈現還不確定,將來還要進行二審和三審,在這一過程中可能還將有修改和討論,讓其更加合理并被社會大眾接受。

          其實,關于教師懲戒權的討論由來已久。今年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接受采訪時曾表示,已提交修改《教師法》的議案,建議《教師法》要明確寫清楚教師具有教育管教權。他認為,教育管教權屬于公權范圍。教育管教權有其特定的含義,不含體罰、打罵、辱罵,對其理解要準確。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青島就制定了一部學校管理辦法,提出教師可以對學生進行適當懲戒。但由于沒有具體實施細則,辦法頒布之后很難執行。

          公海赌船线上娱乐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