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saesz"><dd id="saesz"></dd></output>

    <code id="saesz"></code>

      <dfn id="saesz"><wbr id="saesz"></wbr></dfn><th id="saesz"><video id="saesz"></video></th>

        <strike id="saesz"></strike>
        1.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獨家 >

          巡禮七十年·舊物話新語 | 憑票供給的是糧食 回味悠長的是記憶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劉佳 劉昌 | 時間: 2019-09-24 | 責編: 劉昌

             

          編者按:“過年的時候偷吃一口豬油,這才算是有了‘年味兒’。”對于每一個“60后”來說,這是他們共有的“年味兒記憶”。在那個計劃經濟的年代,糧票貴如油、可遇不可求,即便在學子云集的高等學府,吃飽飯也未見得就不是一種奢求。

          過去:2毛吃飽 4毛吃好

          今天吃什么?——紅色的代表粗糧;綠色的代表細糧;藍色的,代表蔬菜。雖然飯票的顏色不少、種類也算豐富——據中國網記者了解,在70年代,僅清華大學共計就有18種糧票,其中包括米、面,以及多個學生食堂、員工食堂等不同種類。但實際真的能派上用場的,或者說能供需相抵的卻不足2/3。這還要歸結于那個年代的特殊背景——人多糧少。

          據一位“60后”大學生回憶,因為糧票短缺,班里經常出現男生找女生蹭飯的現象,但女生們卻也個個“巾幗不讓須眉”,飯量不可小覷。計劃經濟年代,學生家里常常捉襟見肘。學校為了補貼一些學生的生活,會適當發放助學金。為了起到帶頭作用,年級中的一些積極分子自告奮勇不向學校伸手。但“一窮二白”的學生,沒有旁的掙錢法子,只得向家里伸手。父母親省吃儉用,每月接濟孩子,造成了家里的負擔。學生就連買課外書的開銷,都只能靠月底變賣飯票的“余額”實現。

          日歷更新至上世紀8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下,人民群眾的“菜籃子問題”得以緩解,但錢票代替人民幣、飯票代替糧票的日子在大學校園中仍舊是主流。胡茂桐是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原教務處處長,1982年被分配到該校,從此,飯票、錢票便成了他每天的“菜單”。“在學校,錢要換成錢票,用來買菜和肉;糧票要換成飯票,用來買米和面。”當時他的“標配”食譜是2個饅頭和一份素菜,總共花費是一張4兩的飯票和2角的錢票。在當時每個月4、50元的工資標準下,幾乎一半的錢都花在了吃飯上。雖然菜式種類單一,又經常碰不著“油腥”,但這卻絲毫不影響他對食堂的美好記憶。“每當逢年過節,食堂還會特別推出‘超值套餐’,魚和肉都有。”這就是他們一年到頭的“年終獎”,辦公室里的同事們把“大餐”打包回來,將辦公桌拼在一起也就成了最簡單的“團建”。雖然那些飯菜吃的是什么已經不重要,雖然也并不是在家不能見著的“奇珍異寶”,但大家歡聚一堂的快樂時光至今讓胡茂桐念念不忘。

          回憶曾經的“飯票”時光,胡茂桐并未如他人一樣“憶苦”,而是直言:“很幸福”。因為1947年生人的他,經歷了舊社會到新中國的成長,他自詡“自己是過上了好日子的人”。

          現在:萬人食堂嘗遍百余特色

          每天中午下課鈴響,首經貿校園內四面八方的學生都會從各個教室中涌出,他們匯成細流,流入到校園內不同的食堂。如今,享有“美食天堂”美育的首經貿,不僅能夠容納萬人用餐,在美食種類上也能為學生們繪制一幅“美食地圖”——川菜、粵菜、魯菜、京味;法式、美式、日式……足不出校,吃遍天下。而這些“美食地圖”的實現路徑只是一張小小的卡片。

          據學校教務處負責人沈毅直介紹,從2010年開始,學校全面覆蓋學生卡的使用,已經實現吃飯、門禁、洗澡等多項功能,基本實現“一卡在手,校園我有”的便利。而未來,伴隨人工智能時代的來臨,學校也將全面進入“刷臉時代”。“通過人臉識別,就能在圖書館、宿舍通行。”從飯票到卡片,從手機到人臉,智慧校園帶來的不僅是便利,更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改變。而這種生活方式也在悄無聲息地“美化”著校園,讓大學記憶立體。

          特別鳴謝:首都經濟貿易大學

          策劃/文字:劉佳

          拍攝/視頻編輯:劉昌

          編輯:張希臣

          中國網教育頻道出品


          公海赌船线上娱乐黑吗